最新的黄色片网站: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美人图第三集第一章

温馨提示:本站域名天天换,请拿笔记好本站最新网址!









第一章  春宫表演

深夜的甬道里,到处寂静无声,只有缠绵婉转的娇吟,在甬道中幽幽地迴响。

这是在崎山内部,一个山洞向山中延伸出来的甬道,蜿蜓着向地下推进。

一个男孩隐身在黑暗甬道的阴影里,默默地想着心事。

前方不远处,有一处较为宽敞的山洞,被凿成屋子的形状,地面上铺着厚厚
的丝绸锦被,鬆软华丽。

锦被上躺着一对美貌女子,正紧密纠缠在一起激烈热吻,雪白柔滑的胴体在
昏暗的烛光下显得性感窈窕,充满着曲线之美,曼妙诱人。

长长的甬道里,只有他们三人,而那对女子甚至还不知道男孩的存在,因此
放心大胆地缠绵交欢,激烈的娇喘声渐渐响彻幽静甬道。

一个年长女子,看上去约二十五、六岁的模样,容貌美丽动人,浑身充满勃
勃的英武气质,此时紧紧地搂住十六、七岁的美貌女孩,鲜艳朱唇深吻在女孩樱
唇上面,柔滑香舌探入她的小嘴,与她进行快乐的蜜吻,亲嘴砸舌,兴奋地交换
着口中津液。

这是济州府第一大帮会綵凤帮的帮主,名震四方的侠女血凤凰赵飞凤。而她
身下的是贴身的美婢小碧,她最心爱的女孩。

站在较远处的男孩,却是曾被她谋财害命、杀人灭口,差点无辜死掉的伊山
近,此时正远远地看着她,屏息静气,又施展出了隐行术,就算她身具强横内力,
也难以察觉他的存在。

赵飞凤轻轻地娇喘,将美丽面庞从小碧俏脸上抬起来,媚眼如丝地盯着她,
美目中充满了兴奋与妩媚,雪白胴体压在她的身上,如蛇般扭动,看上去诱人至
极。

伊山近远远地望着她,目光闪动,有一点惊讶地发现,这位心狠手辣的江湖
女杰、杀人越货的女强盗,竟然还有如此妩媚美艳的一面。

清冷夜色中,赵飞凤缓缓坐起身来,摇动着杨柳纤腰,咯咯地轻笑着,雪白
藕臂在空中划出诱惑的弧线,轻轻晃动着,将上身的素白抹胸解了下来。

巨大的暴乳跳了出来,在黑暗中颤动跳跃,散发着雪白莹润的光泽,充满着
魅惑的力量。

伊山近驱动灵力到眼睛上面,凝神观看。虽然离得较远,但此时却视力极佳,
将雪嫩乳房上每一寸都看得清清楚楚,就像将脸紧贴在上面观察一样。

儘管是生死仇敌,他也不得不讚歎赵飞凤的身材完美得令人吃惊,以一个未
出嫁的女子之身,拥有这么大的乳房,简直令人歎为观止。

就像传说中的魔鬼身材,对人的诱惑力强烈得难以抗拒。

在雪白巨乳的中心,嫣红乳头挺立起来,硬硬的微微晃动,就像夜色中的婴
栗蓓蕾。

这叱咤风云的美丽女子妩媚地轻笑着,充满美感的双手放到亵裤上面,具有
曲线美的隆臀轻轻摇晃,以极富诱惑的姿式,将亵裤褪了下来。

伊山近的目光紧紧地盯在这强仇大敌的下身,清楚地看到她娇嫩的小穴,泛
着粉红色的光泽,处女花瓣中央还有点滴露珠涌出,晶莹闪烁。

名震江湖的綵凤帮主此时已经是一丝不挂,雪白纤美的玉体充满曲线美感,
在黑暗中如波浪般摇动,魅惑的力量充满了整个空间,令伊山近的心也不由随之
震动。

下体肉棒悄悄地挺立起来,将裤子顶起了高高的帐篷。伊山近努力压抑着粗
重的呼吸,凝视着美人私处,不敢相信生死仇敌的身体也能让自己兴奋到这个程
度。

她终究是天下少有的绝色美女,褪去衣衫之后,露出的冰肌玉肤、丰乳嫩穴,
就算是几乎无辜死在她手下、对她痛恨至极的男孩也忍不住生起了慾火。

俏丽小婢躺在厚厚的锦被上面,盯着她硕大的玉乳,美目中带着羡慕兴奋的
眼神,已经激动得手脚发凉,僵硬麻木不能动弹,白嫩修长的美腿在轻轻颤抖,
内裤上面隐约出现了湿痕。

赵飞凤满意地看着这一切,优美红唇中又发出了妩媚的娇笑,伸手将小碧抱
在怀中,开始褪去她的内衣裤。

纤美诱人的裸体出现在夜色里,小碧躺在她温暖热烈的怀抱中,仰天娇喘着,
雪白粉嫩的大腿中问,粉红花瓣在微微地颤抖,里面渗出的露珠越来越多,渐渐
流向粉臀。

赵飞凤兴奋地娇喘低吟,完美有力的玉手抬起来,在她身上款款抚摸,动作
温柔至极,让人不敢相信这双手曾杀过多少敌人,屠戮过多少无辜的妇孺。

雪白玉手捏揉着小碧坚挺的美乳,轻柔地将嫣红乳头捏扁,另一只手放到少
女私处,轻捏阴蒂,春笋般的指尖伸到嫩穴里面,摸索插弄,肆意轻薄着清丽美
貌的少女。

小碧爽得流泪,忍不住发出了销魂娇吟之声,这声音越来越响,渐渐响彻整
个甬道。

伊山近远远看着那美妙至极的活春宫,心中慾火熊熊燃起,脑中一片眩晕,
紧盯着她美妙诱人的胴体,一时竟然忘却了心中的仇恨。

等到他清醒过来,赫然发现自己已经解开了裤子,手摸肉棒,一边欣赏着美
女相慰的画面,一边套弄肉棒,虽然没有插到美女蜜穴里面,自己套弄得倒也挺
爽。

他的脚步也不由自主地向前迈进,发出沙沙的轻响。幸好他事先在身边布下
摄声术,倒不怕被她们听到。

如果靠近的话,倒是可能被内功深厚的赵飞凤察觉他的心跳和敌意,但此时
赵飞凤正处于销魂快感之中,哪里还能分心去探察周围的环境?

山洞的地面上,铺着几层宽大的棉被,而在最上面一层锦被上面,还放置着
几床叠好的锦被,高高地叠在一起。

赵飞凤一丝不挂地坐到上面,丝毫不知自己的裸体、隐秘的私处都被男性仇
敌毫无遗漏地看到,仍在微笑着招手,示意小碧过来服侍。

美貌少女赤裸着纤美娇躯,跪在棉被上面,仰起脸来看着美丽的女主人,带
有几分稚气的俏脸上布满红晕,琼鼻中发出可爱的娇喘声。

虽然很害羞,可是禁不住主人的命令,她最终还是膝行上前,跪在女主人修
长有力的美腿中问,低垂蚝首,将俏丽面庞向着洁白的大腿根部贴近。

纯洁的樱唇,颤抖地贴近湿润的粉红花瓣,轻轻地吻在上面。美少女眼中含
着兴奋的热泪,跪在女主人的胯下,舔吻吮吸着她的蜜穴,将里面流出来的蜜汁
都喝了下去。

伊山近站在她们身边不远处,瞪大眼睛,兴奋地看着她们进行亲密的舌奸,
美少女娇柔的香舌,英武美女的粉嫩花瓣,以及她们美妙诱人的裸体,都被他看
得清清楚楚,纤毫毕现,一点都没有遗漏。

他听到赵飞凤动人的娇喘声,近距离看着她仰起玉颜,微闭美目的陶醉模样,
以及她被小碧舔得流水,忍不住低声娇吟时美丽容颜上充满的兴奋红晕。。她的
玉体被灵巧的小舌舔得发软,终于按捺不住慾火,扑下来按住小碧,将俏脸贴到
她的嫩穴上,兴奋地舔弄吸吮起来。

她们主僕的位置颠倒过来,刚才是小碧跪在她腿间舔弄服侍,现在却是赵飞
凤跪在美婢腿间,大力吮吸她的嫩穴。

她灵活的舌头如刷子般快速有力地在少女花瓣上刷过,弄得小碧颤抖娇吟,
兴奋得流出了热泪。

赵飞凤喘息着舔弄少女嫩穴,兴奋得无法自制,终于忍不住伸出玉指,向着
娇嫩花瓣中央插去。

「啊,好痛!」小碧低吟一声,痛得从销魂快感中清醒过来,美目含泪看向
女主人,颤声道:「帮主,不要啊,好痛!」

这一声让伊山近呆住了。曾记得当午也这样喊过痛,那是自己在某一夜醒来
后,控制不住情慾将手指插进她的嫩穴,她也是这样含泪低呼,才打消了他炽烈
的慾望,搂着她安安稳稳地睡了。

赵飞凤停下手,微蹙柳眉,柔声道:「小碧,还是不行吗?」

「嗯,」小碧含泪点头道:「真的好痛,不要这样好不好?」

赵飞凤犹豫了一下,深深吸了一口气,终于下定决心,轻声道:「用你的手
指,插一下看看,也许我能受得了。」

她掉转玉体,将雪臀放在小碧脸前,成六九式与她相拥抱。

小碧提起纤美玉指,轻柔地将指尖插健她的嫩穴中,一点点地插弄,渐渐进
入到嫩穴里面。

伊山近精神大振,小心地跑到赵飞凤臀后,瞪大眼睛盯着她的下体猛瞧。

能看到手握重权、威严冷酷的女帮主的下体嫩穴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这么
好的机会不能就此浪费掉。

他此时目力极强,将嫩穴看得一清二楚,连周围乌黑发亮的捲曲绒毛都差不
多可以数清有几根,只是现在忙着考察她的蜜穴,没时闲去数罢了。

雪白柔美的粉臀中央,菊花绽放。粉光玉致,散发着奇异的诱惑,让伊山近
忍不住嚥下口水。

「老子连她的后庭菊花都看到了,要是让她知道,得羞得半死吧?」伊山近
唇边升起解恨的快乐微笑,突然听到赵飞凤的惨呼声。

「不要,快拿出来,太痛了!」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美人帮主眼含热泪,咬
住樱唇叫道:「这简直比刀砍在身上还痛,让人怎么受得住!」

小碧抿嘴微笑,柔声道:「那当然,帮主勤练武功多年,不怕被人砍伤,可
是那里面就练不到,碰一下自然会很痛。」

她将纤美玉指从嫩穴中拔出来,上面带着几缕黏液细丝,在烛光下散发着淫
靡的光芒。

赵飞凤喘息两声,歎道:「处女膜在那里,真是碍事!小碧,你还是用舌头
舔吧!」

她以身作则,低垂蚝首,卖力地舔弄起小碧的小穴来。

小碧爽得颤声娇吟,美目中满含热泪,闪动着星光舔吻上去,用力吮吸帮主
的嫩穴,柔滑舌尖灵活地探入花瓣里面,轻佻舔吮,让赵飞凤爽得六神无主,扭
动着雪白丰臀,淫蕩地大声浪叫起来。

……

清晨,伊山近顶着两个黑眼圈,有气无力地干着挖土的工作。

昨天夜里,他看活春宫看得太高兴,半夜都没有睡。

那两个美貌女子,在爽完之后身心俱醉,搂抱在一起交颈而眠。而可怜的伊
山近却兴奋得一直睡不着觉,到了早晨,还要被人逼着去干重活,彼此的待遇可
谓天差地

口力。

綵凤帮为了找出里面藏匿的仙家法宝,召集了大批人手开挖地道。为加快进
度,他们甚至还把附近山里的猎户农夫都抓了来充作奴工,逼着他们挖洞、运送
土石,伊山近也顺利地混了进来,成为了被逼干活的一员。

虽然事后很可能被灭口,但伊山近对綵凤帮之举已经习惯了,倒也不怕逃不
出去。

谢希烟当初藏法宝的时候,似乎是想到了日后可能会有修道之士前来偷取,
乾脆僱人用土把这里填埋乾净,只留下了外面的洞口,设下禁制,防止人进入。

可是过了这么多年,禁制渐渐失去作用,前些日子又有地震,山中只是微晃,
却震动了守洞阵法,灵力外洩,以致被人发现。

伊山近这些天偷听赵飞凤和心腹小婢的谈话,知道了那些和冰蟾宫敌对的修
仙门派组成了一个联盟,称为「破冰盟」,到处寻找与冰蟾宫对抗的法宝。

其中一个门派,偶然得到了谢希烟藏宝的记录,知道这一带山中藏有法宝
「美人图」,恰好是谢希烟多年前製造出来準备对付冰蟾宫的。

那时冰蟾宫还只是一个中等门派,因为被谢希烟盯上,宫中一片凄云惨雾,
风雨飘摇。幸好她们命大,谢希湮没等来攻打冰蟾宫,自己就被众多修士围攻,
后来更是失蹤不见,冰蟾宫才有机会发展壮大,成为现在的局面。

虽然那时的冰蟾宫与现在的冰蟾宫实力相差很多,但谢希烟的力量更是无人
敢于小观。如果能找到他特意製造出来的法宝,众门派击败冰蟾宫的希望就大了
很多。

不过他们到底是修仙门派,修士人数不多,而且也不能让实力强大的修士亲
自来挖土寻宝,因此派遣下属的凡人帮派来干这些活,也是理所当然的了。

这条山洞地道里面被土填埋结实,现在一点点地挖出来,过了这些日子,倒
也向地下挖出了很长的通道,只是长路漫漫,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挖到尽头。

「美人图?这名字好耳熟啊!好像是当初被那两个仙女欺负的时候,隐约听
她们提起这件宝贝,可是当时被奸得死去活来头晕眼花,已经不记得她们具体说
的是什么了。」

伊山近一边想着心事,一边挥锄挖土;看着手中器具,突然想起自己用过的
化名,不由苦笑。

「噹」的一声大响,锄头砸在坚硬物体上面,立即弹回来,震得他手臂发麻。

在他身边的猎户们也都纷纷叫了起来,手中锄镐被震飞,浑身酸麻地跌倒在
地上,哎哟哎哟地叫个不停。

伊山近慌忙也跟着倒地,免得被人看出异样。

在他的锄头砸中的地方,有一道金光隐约升起,伊山近的目光被它吸引,无
法移开,隐约觉得那里面有着无尽的奥秘,令人神迷。

后面负责监工的帮罕赶了过来,看着满地躺着的奴工,又惊又怕,拿着皮鞭
乱打,大喝道:「懒骨头,快滚起来干活,不然把你们都抓去活埋!」

乱鞭如雨下,那些奴工痛得大声惨叫,满地乱滚,可是谁也没有力气爬起来
干活。

陡然传来一声娇叱,一身劲装的美人帮主疾速奔来,以卓绝轻功,带起一路
烟尘,眨眼间就来到他们面前,喝道:「住手!快去叫后面的人叫来。把他们都
搬到一边,先将这里清理乾净再说!」

帮众们慌忙躬身领命,驱赶着后面轮换休息的奴工上来干活。

伊山近混在倒地的奴工之中,被人搬到旁边,看着那群新来的奴工小心地清
理乾净石壁上的泥土,偶尔有几个人不小心碰到里面的金壁,都被震得倒地不起,
也被人搬到一边去。

用了很长时间,泥土终于被清理乾净,露出了一面金光闪闪的巨大墙壁,牢
牢堵在通道口处,阻止他们继续向下深挖。

伊山近灵力凝聚到眼睛上面,死死地盯着金壁,突然看到光芒一闪,金壁上
现出大片複杂的图纹,显然是一个精妙的仙法阵。

这仙阵只是一闪,就立即消失,留下的仍是一大片金光闪闪的墙壁。

而那些奴工与帮众都毫无觉察,只是站在旁边惊讶地盯着金壁,旁边还躺倒
一地奴工,呻吟着爬不起来。

只有赵飞凤若有所觉,停住正要出洞去的身影,回头向伊山近的方向扫视一
眼,却没有发现什么。

伊山近伏在地上,低头呻吟,心里坪坪乱跳。如果让她发现自己藏在此处,
必然会被她手下帮众围攻,那时就算不死,报仇夺宝的大计也要落空了。

此时他迅速收拢灵力,深藏在丹田之中,赵飞凤虽然武功高强,终究不是修
道人,也看不出他的异样。

突然,一股强大的威压当头压下来,伊山近几乎喘不过气,心中大惊,知道
来了厉害人物。

这样的威压,他在那个云中少女身上感觉到过。而这次的威压虽然不如她那
样清灵强悍,却在迅速地向这边接近,让他的身礼不由自主地颤慄起来。

也只有修练过仙法的他,才能有如此敏锐的感觉,那些帮众奴工都一无所知,
仍是一脸呆滞的模样。

山洞中突然一阵清风拂过,金壁前多了一个清瘦中年道士,凝视着金壁,面
无表情,一言不发。

伊山近就躺在十几步之外,拚命地压制自己灵力,将所有灵力都收拢于丹田
之中,并用谢希烟手册所书秘法努力收敛,阻止灵力外洩,吓得满叫都是冷汗。

幸好刚才已经收起了灵力,不然若被这道人发现,自己有多少条命也都完了。

这道人身上充满强横威压,如巨山压顶般停在他的头上,显然实力比他高出
无数倍。面对这样仙法强横的敌人,他只能算是一只小虫,根本没有反抗之力。

幸好他曾经当过百年的死人,现在装死的本能已经深入骨髓,道人甚至没有
觉察到他的存在,更不屑将注意力放在那些卑贱的凡人身上,只是凝视金壁,丝
毫不动。

许久之后,他终于抬起手,将枯瘦的手掌印在金壁上,凝神半晌,突然念动
真言,沉声道:「破l」

轰然一声巨响,金壁应手而破,碎成万点金光,消散而去。

众人都吓得目瞪口呆,看着金壁后面,又有长长的通道,蜿蜓向下,不知有
多长。

那道人枯黄面孔也隐隐发白,高瘦身躯飘然后退,向赵飞凤做了个手势,迅
速消失在上行通道之中。

赵飞凤如梦初醒,拜伏在地,大声道:「恭送仙师!」

一群帮众也慌忙拜倒磕头,乱哄哄地喊着恭送的口号,半天才爬起来,拿着
鞭子驱赶奴工们下去挖土。

金壁后的通道,向下蜿蜓里许,又被泥土堵住。那些奴工在皮鞭的威吓下,
都拿着工具向下走,挖开泥土,手提肩挑,将挖出的泥土送到地面上去。

刚才倒地不起的奴工们休息了半天,也都恢复了力气,虽然吓得脸色发白,
还是不得不拿起工具干活。

伊山近也混在他们中间,举锄刨土,遥望着道人离去的方向,暗自歎了一口
气。

实力如此强横的修士,又有许多同伴,还不敢贸然挑战冰蟾宫的威严。自己
孤身一人,真的能报得了仇,将冰蟾宫的最高领袖按在胯下、奸个痛快吗?

……

「酒池肉林啊……」

伊山近心中思忖着,潜身于黑暗之中,默默回忆着往日的香艳时光。

前方不远处,黑暗中的山洞里,清柔悦耳的声音轻轻响起,彷彿魔女诱惑的
语声,带着兴奋的娇喘,轻轻说道:「小碧,来,让我好好疼爱你……」

伊山近抱着双臂靠在石壁上,以超人的目力看破黑幕,欣赏着美人帮主无意
间为自己表演的活春宫。

自从发现这座山洞以来,赵飞凤就搬到了地道里面居住,借口要亲自看守要
地,实际上是找了个交欢的地方,把这一处旧日的仙府宝地变成了专属于她的淫
窟。

不然的话,为什么她不许别人住在这里,只有她心爱的俏婢陪她在洞中逍遥
呢?

在破除金壁之后,她还变本加厉,将原来居住在綵凤帮总舵的几个美貌剑婢
都召唤来,陪她在洞中寻欢作乐。

想到这里,伊山近突然心中一凛:「赵飞凤就算天生淫蕩,喜欢同性杂交,
可是在寻找仙宝的时候,面对这么大的事,怎么还有心思玩大被同眠的游戏,和
众多婢女开无遮大会?」

伊山近仰起头,用力嗅着,感觉着空气中似有似无的香气,心里的慾火燃烧
不尽,只能勉力压制着慾火,才能不让自己失控地扑到那些美貌婢女身上去。

「自从破除金壁以来,赵飞凤就比从前更加淫蕩了。难道是神仙洞府里面藏
有让人乱性的东西吗?那就怪不得那个道士不敢留在这里了,或者他也没办法抵
挡谢希烟的机关布置,怕被乱了道心吧!」

他转头看向那边,只见几名美少女将赵飞凤围在当中,乱亲乱摸,樱唇中发
出的都是淫媚笑声,说着猥亵的话语,每张俏脸上都布满红晕,兴奋地欢笑着,
一副不知羞耻的模样。

「帮主,来摸摸我这里嘛……人家这里好痒,来帮人家煞煞痒嘛……」

「帮主,让我舔舔你好不好?你那里的味道真好,这些天没有嚐到,人家都
快想死你了……」

「嗯,人家要吃奶,帮主你抬起身子来,让我吃一口嘛……」

几个美貌侍女撒娇的声音传来,充满骚媚之意,伊山近听得心中乱跳,肉棒
挺起,不敢相信只有十几岁的女孩们会如此淫浪,毫不知耻地说出这么让人脸红
的话纽叫。

「女性果然是淫蕩的动物……真是让人羡慕啊!」伊山近恨恨地抹去嘴角的
涎水,闭眼狠命想道:「有什么了不起,你不过才玩了几个婢女,我可是一次玩
了几十个漂亮的大姊姊呢!」

那时的美好时光,迅速回到了他的眼前。

那是在宽敞的宴会厅中,四、五十名美貌婢女只穿着贴身小衣,手捧酒器俏
立在他面前,雪白粉嫩的玉臂美腿晃得他一阵眼晕。

这就是酒池肉林,其中的「肉」并不是指食品,而是美女诱人的肉体,更加
令人馋涎欲滴。

伊山近想着要不要立即离闲这座淫窟,只是犹豫了一下,那些美女就在蜀国
夫人的示意下,围拢到他身边,无数玉臂伸来,轻柔地将他搂住,柔滑粉腿在他
的身上轻轻磨擦。

伊山近被美婢春杏轻轻一抱,脸贴到她波涛汹涌的胸部,感觉到她乳房的高
耸柔滑,下体立即举旗致敬,脑中一片昏乱,再也起不了离开的念头。

美婢们面颊羞红,看着这个比自己小许多的小男孩,虽然哀歎无法为自己的
贞操做主,可是看他容貌俊美,长大后定然是天下少有的美男子,都因此而动兴,
娇羞微笑着将他搂住,纤美玉手在他身上款款抚摸,弄得他骨头都酥了。

因为他年纪幼小,美婢们也少了几分戒心和羞涩,索性放开胸怀,在他身上
大摸特摸,渐渐摸到了下身处。

伊山近把脸贴在春杏柔腻的乳房上面,透过乳峰问缝隙向下看,只见有十几
只美女玉手摸在裤子上面,隔衣捏弄着膨胀充血的肉棒,龟头被纤指捏得蠢蠢欲
动,几乎胀破裤子。

春杏妩媚娇笑着,拉下素白抹胸,将樱红乳头在他唇上磨来擦去,往他口中
塞进。伊山近慾火上涌,再也控制不住,顺嘴就含到口中,大力吸吮柔滑娇嫩的
处女玉乳,弄得春杏颤声娇吟,玉臂紧紧搂住他的头,怎么也捨不得放开。

剧烈的娇喘声在四周响起,十几只玉手在他下身乱摸,解开裤开,拉下裤子,
将挺立的阳具暴露在她们面前。

看着巨大的肉棒,美女们阵阵惊呼,无数玉手争先恐后地摸上来,捏卵揉蛋,
玩弄得不亦乐乎。

离得远的美婢,也踏起脚尖,拚命地将手伸进来,春笋般的指尖碰到肉棒,
娇躯都是一阵燥热涌起,兴奋得眼中水波蕩漾,娴意无限。

伊山近被众多玉手摸得肉棒剧爽,突然下体一暖,爽意大增,低头一看,却
见一个叫春喜的大丫鬓正跪在自己身下,张开温软红唇,将龟头含到了温暖湿润
的小嘴里面。

这个婢女春喜是朱月溪府中握有权力的大丫袭之一,伊山近认得她,平时还
很熟,常叫她「春喜姊姊」,谁知道她这么好色,对自己这位很熟的小弟弟也下
得了口。

春喜兴奋地吮吸龟头,砸得啧啧有声,柔滑香舌在龟头马眼上舔来舔去,纤
手还在他下体到处乱摸,充满了玩弄小男孩的快感。

旁边一些侍女看得眼热,也都凑过俏脸,丁香吐出,在肉棒上面乱舔。一时
有十几名美婢跪到伊山近身下,拚命地伸舌舔着他的鸡鸡、睪丸和屁股,弄得伊
山近下体湿润,肉棒也兴奋地微微跳动。

她们受了女主人的命令,都不敢违抗,现在又舔得兴动,羞耻之心渐去,纷
纷褪去内衣,露出了柔滑坚挺的乳房和嫩穴,让伊山近看得又是一阵血气翻涌。

春喜胆大心细,强行抱住伊山近,高高抬起美腿盘在伊山近腰间,就将自己
嫩穴填到肉棒上面,颤声娇吟道:「公子,快插进来,人家痒得受不了了!」

伊山近也被她嫩穴磨得龟头发热,再也顾不得许多,抓住她的粉臀猛地一挺
腰,粗大肉棒冲入嫩穴之中,刺破了处女薄膜,撕裂娇嫩蜜道,向着里面狠插进
去。

美婢痛呼一声,仰天娇吟剧颤,泪水从美目中奔涌出来,藕臂紧紧抱住伊山
近的脖颈,不敢稍动。

「还是处女?这倒真不错,吸她的元阴看看!」伊山近双手抓紧柔软光滑的
粉臀,肉棒用力前挺,将蜜道伤口撕得更大,藉着处女鲜血的润滑作用,向里面
用力插到底,立即运起玄功,吸取处女元阴。

元阴透过肉棒,流入他的体内,弄得两人都剧爽乱颤。伊山近除了肉棒上的
快感之外,体内舒服的感觉,更是比她强了许多倍。

春喜虽然胆大好色,但府中规矩甚严,朱月溪又执夫果断,这么久一直没有
敢和男人勾搭。现在奉旨做爱,又是和这么一个俊美男孩,简直是喜出望外,兴
奋快乐至极,挺动娇躯和他狠干,让粗大肉棒在自己嫩穴中快速抽插,破瓜的痛
楚比起吸取元阴带来的快感就不算什么了。

两人站着做爱,羡煞了周围的美婢。当然也有那些慾望不强的婢女,看着那
么大一根阳具面露惧色,想着自己也被插得流血的惨状,不由心中凄楚,欲哭无
泪。

吸取元阴的感受,却是因人而异。春喜被吸元阴时爽感过强,弄得她胡言乱
语,修长美腿快速屈伸,用嫩穴套弄着伊山近的肉棒,不多久就一洩如注,将珍
贵的处女元阴都度到了伊山近的身体里面。

伊山近精神愈加健旺,随手抓住春杏,按在一张椅子上面,分开美腿架到自
己肩上,龟头顶住美腿中间的嫩穴,腰部猛地前挺,肉棒撕裂小穴嫩肉,直插进
嫩穴里面,弄得血流溅出,下面一个急着来舔阴的美貌侍女俏脸被溅上处女鲜血,
美目都被染红,惊得娇呼不已。

伊山近不管那么多,抱住春杏狠干,插得她娇呼连声,花径中蜜汁狂洩,直
洩得手足冰冷,娇躯无力,最终惨叫一声,活活爽晕过去。

连吸了几个少女的元阴之后,伊山近精神大振,只觉丹田中灵力充沛,吸取
来的那些少女元阴虽然各有细微不同,但被练化为灵力后,都能大幅增进自己的
修为。

「果然吸取处女元阴是一个好的修练方法,这样下来,很快就能达到第四层
了!」伊山近心中欢喜,随手抓住一个小婢,按倒在地狠干,在她娇弱的哭泣呼
痛声中,肉棒撕裂嫩穴,插入蜜道大肆抽插,吸取女孩的元阴,直干得她哭泣娇
吟,一次次地爽晕过去,才将精液射入她的幼嫩子宫,作为对她的抚慰。

宴会厅中,倩影闪动,无数美貌婢女围在伊山近的身边,被他一个个地按倒
大干,处女嫩穴纷纷被他的粗大肉棒撕裂,射入大股精液,让她们或爽晕或哭泣,
香艳情景满布室中。

伊山近靠在石壁上,在往昔的美好回忆中得到了极大的满足,一手握住肉棒,
习惯性地快速套弄,终于忍不住阔哼一声,肉棒狂跳着射出精液,远远地向着那
边的美婢们射去。

刚一射出,伊山近心中就大叫「不好」,睁眼看向那边,只见精掖如箭,落
到那群美女身上,虽然只有几滴,也让他胆颤心惊。

赵飞凤武功高强,如果被她发现了自己,麻烦就大了!

他一眼看去,微微鬆了口气。

这时候的赵飞凤自顾不暇,四仰八叉地躺在宽大的棉被上,高挑性感的玉体
正在经受众人的玩弄,正在闭目娇吟,就算是真箭射来她也不见得会觉察到。

她高耸的雪白硕乳被两个美婢含在口中,大肆吸吮捏揉,下面也有一个美婢
跪伏在修长玉腿中间,樱唇含住娇嫩花唇,兴奋地舔吮着她的蜜穴,纤美玉指还
在灵活地捏揉阴蒂,让她爽得娇吟乱哼。

赵飞凤的双手被另两个美婢拉住,按在她们的下阴处。而赵飞凤好色的名声
果然不是假的,即使是在爽晕之时,手指还熟练地枢摸捏弄,干得那两个美婢颤
声娇吟,爽得泪流满面。

而她的一双玉足,也被两个美婢抱住,兴奋地舔吮着她的脚趾,她们俏脸上
陶醉的表情,伊山近曾经在舔吮自己肉棒的美女们脸上看到过。

他看这一眼时,肉棒正在激射精液,即使他赶忙按住它的头,还是有一滴精
液落到了赵飞凤布满红晕的美艳脸庞上面。

啪的一声,那滴精液正打在她高耸的鼻樑附近,将眼皮糊住。伊山近心中一
跳,生怕她清醒后感觉味道不对,进而发现自己的存在。

小碧已经被她干得爽晕了,在旁边娇喘颤抖。这一会又恢复了几分精神,满
脸春情地爬过来,搂住她的螓首狂乱亲吻,那滴精液也被她在兴奋中舔下,和着
津液唾了下去。

伊山近这才鬆了一口气,心中暗恨:「你这个恶女人,害老子在这里受苦,
你倒爽了一夜又一夜!」

自从那次给众多美婢破处之后,他丹田内灵力大增,经过多日修练,已经隐
隐有突破的迹象。

得到了这么大的好处,伊山近被强姦的愤怒也就渐渐平息,时而搂住蜀国夫
人姊妹狠干,以奖赏她们送给自己的元阴礼物。

那一对美丽贵妇见他回心转意,都欣喜若狂,每夜都捨命相陪,并叫了自己
的贴身婢女一同来侍寝,每当自己被他干得气若游丝,就让婢女们上前接应,一
同享受大肉棒插在蜜道中的快乐滋味。

因此,伊山近从那时就一直住在温柔乡中,那么多的美貌婢女,除了当午他
不忍下手之外,每天都有漂亮婢女可以干,醒来后还能受到她们无微不至的温柔
服侍,简直是从来都没有过这样舒服的生活。

当然,他可不会为了这点享受就忘了大仇,在收到綵凤帮动向的报告之后,
就潜入山中,亲自探查綵凤帮在崎山到底想做些什么。

进入崎山之后,果然顺利见到了大仇人赵飞凤,并且有了刺杀她的机会。但
为了另外两个更大的仇人,他宁愿暂时隐忍,直到取得可以克制冰蟾宫的法宝为
止。

虽然是这样说,可是看到这个几次想要残杀自己的恶女人夜夜春宵,爽得淫
水流满锦被,而他自己却只能孤单地在旁边看春宫乾嚥馋唾,不由怒从心起,恨
道:「你这贱人,不是最讨厌男人吗?就让你嚐嚐男人精液的味道t。」

他这些天偷听赵飞凤和心爱俏婢说些私房话,也知道她平生最恨男人,不肯
让任何男人接近她,而且下体怕痛,因此这么大年纪,身体还是完璧。

「哼,等哪天老子逮到你,让你嚐嚐男人的滋味,痛你个死去活来!」

他悄悄地走过去,伸出手,指尖向着赵飞凤的樱唇垂下。

手上已经沾满了精液,顺着手指向下滴落。

赵飞凤正在仰天爽叫,被几个美婢舔得六神无主,一滴精液落下,正中玉齿
红唇,她也不察,一口吞下去。

含到口中,才觉得味道不太对,正想仔细砸摸滋味,小碧又娇喘吁吁地吻上
来,两个人亲密热吻,把这滴精液分而食之,倒也忘了考察那奇异味道是哪里来
的了。

伊山近点头冷笑,又转到她的身侧,小心地伸出手指,在嫩穴阴蒂上面抹上
精液,然后悄悄地闪开,躲到一边去。

手指碰到穴口嫩肉,娇嫩的触感让他口水狂吞,捏揉阴蒂的手法也稍重了一
些。

赵飞凤爽得大叫一声,性感健美的玉体剧颤,蜜汁从嫩穴中涌出,和抹在穴
口处的精液融为一礼。

跪在她美腿中间的俏婢小彤正舔着她雪白柔嫩的大腿,舔了一阵又舔回到嫩
穴上面,一边吃精液一边兴奋地叫道:「帮主,你流出来的东西味道好好哦!」

赵飞凤已经听不到她说些什么了,各处的美妙快感一齐涌来,让她健美玉体
路过看看。。。推一下。。。
我想我是一天也不能离开
路过看看。。。推一下。。。
我最爱了

温馨提示:本站域名天天换,请拿笔记好本站最新网址!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提示:收藏本站,請使用Ctrl+D進行收藏 | 本站所有资源由黄色资源网独家提供 | 永久收藏说明 - 无法观看说明 | 购买广告位请点击
本网站成人内容收集于全球互联网,无意侵犯任何国家的宪法,如果当地法令禁止进入,请自行离开!适度观看电影 注意保护视力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