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的黄色片网站: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狙击名媛

温馨提示:本站域名天天换,请拿笔记好本站最新网址!









????
  邢晓君女,26岁,刑警林铁民男,刑警队长姚强男,汽车救援中心老板,邢晓君的未婚夫姚成男,在读研究生,姚强的弟弟米丽女,26岁,邢晓君的同学,公安局痕迹科女警蔡薇女,27岁,电视台着名节目主持人吴婷婷女,28岁,着名影视演员黄莉女,25岁,着名舞蹈演员白冰女,26岁,市第一届形象小姐大赛冠军,冰雪模特公司总经理潘莉莉女,25岁,电视台着名节目主持人徐月女,27岁,市第一届模特大赛冠军

  "场景一”

  空气中漫布着淫糜的音乐,大床边背对着镜头站着那个女人,她正在扭动着身体跳着色情的舞蹈。慢慢地,裙子她的身上滑落,暴露出只穿着乳罩和丁字内裤的娇艳身躯。

  女人继续跳着,性感的黑色乳罩被解开来向后扔出,然后是慢慢褪下的内裤。

  女人的臀部很白,很圆,也很光滑,非常有质感。已经全裸的女人拚命扭动着,充满诱感。

  镜头拉成脚部的特写。

  “转过身来!”

  男人命令着,那双脚转成了正对镜头的方向。

  “把腿分开!”

  女人的脚迅速地执行了。

  “很好。慢慢前抬腿!”

  “不行,我只能抬这么高了”

  女人的一只脚向前抬起离开镜头。

  “好吧,上床去,趴下!”

  女人的脚消失了,只有两只高跟鞋掉在了床前的地上。

  侧面俯拍特写,前景为一个女人俯卧在床上,背景是一个男人的腿跪在她的身边,一双大手从女人的后背缓缓滑向她圆润的丰臀,然后从她紧夹的两腿之间伸进去。

  镜头推成小俯角全景,男人的脸仍在镜头外。男人的手伸在女人的两腿中间,正在抠弄着,女人的身子开始抽动,并发出一阵阵色情的吭哧声。

  “分开!”

  女人顺从地在男人双手的引导下分开了双腿。听任男人的手在自己的两腿间乱摸乱抠。

  “场景二”

  空气中弥漫着男女亢奋的声音。

  摄像机的特写镜头。

  俯拍的大床尾部一男一女的下体特写,女人的腿分开呈直角,男人的腿则跪伏在女人的两腿之间,屁股一撅一撅地正在用力插着。

  正侧面男人在女人身内冲刺的特写。

  水平拍摄着女人脸部特写,一对乳房被男人的胸部挤压得变了形,她仰着头,脸上现出复杂的表情。

  “场景三”

  郊外小树林中,俯拍全景拉特写,一对青年男女背后对镜头相互搂抱着走在一起,男青年一边在女孩儿的耳边说着什么,一边把揽着女孩儿腰的手向下滑去,抚在女孩子穿着牛仔短裤的屁股蛋儿上。

  两人的面部特写,男孩子的眼睛放出色迷迷的光,女孩子则羞涩地胀红着脸。

  女孩子无意中一抬头,突然“啊!”

  地一声尖叫起来。

  特写,女孩子牛仔短裤的裆部慢慢地变湿了,一股淡黄色的液体从裤脚和雪白的大腿向下流去。

  “场景四”

  俯拍的女孩子与男友极度惊恐的面部特写,然后推成全景,随着焦距的变化,先是现出一双悬在半空的赤裸的女人的脚,然后顺序暴露出小腿、大腿,臀部直到全身。女人的身材修长,两只手用丝袜捆在背后,一根绳子拴着女人的脖子吊在一棵大树上。

  “场景九”

  全景,树林边拉着黄色的警戒线,警戒线外站着成群的记者和看热闹的人。

  一辆警车开来,一男一女两个警官走下车来,男的四十来岁,相貌堂堂,女的脑后扎着马尾,二十六、七岁,身材修长,容貌秀丽。

  拉特写,来人向负责警戒的民警出示证件:“市局刑警队!”

  “哦,是林队!这边请!”

  民警认出了来人,领着他们走进树林。

  吊在树上的女尸的正面远景,可以看见女尸的身材非常美,阴部的毛黑而浓密,自然分开的两腿间仿佛夹着什么东西。

  俯拍女尸的下体特写,可以看见那两腿间的东西原来是一只洗涤灵的瓶子。

  镜头推成现场全景,一个警官正在向那对惊魂未定的情侣了解情况,其他的警员正在四处搜找物证。女尸吊在树上,一个漂亮的高个子女警正在给尸体拍照,另一个男警在拍现场录像。

  林队长和女警在那个派出所警员的带领下步入现场,先在现场外停步,四个打量着,听警员介绍情况,然后走向树上吊着的尸体。

  “米粒儿,怎么样?”

  后来的女刑警同那个拍照的女警打着招呼。

  “哟,是晓君啊。差不多了,唉,一个这么漂亮的女人,赤条条的让人给弄死,真是的!”

  米丽摇摇头。

  仰拍的尸体半身特写镜头,胸前一对圆锥形的乳房,乳头已经发灰。镜头推向女尸的脸部特写,她的脸色呈暗紫色,舌头半伸着样子十分恐怖,长长的头发半掩着她的脸庞。

  三个警官的特写。

  “小邢,我怎么看着她那么眼熟哇?”

  林队长说道。

  “呀!是啊!怎么那么象电视台生活节目的女主持蔡薇呀?”

  女警接过来道。

  “不是象,恐怕就是!”

  领着林队长看现场的警员道:“刚才我们已经给电视台打过电话,据说今天早晨蔡薇没有上班,打电话到家里,女佣说她昨天晚上根本没有回过家,手机也一直关着。据了解,蔡薇在本市没有其他亲属,丈夫正在国外经商”

  “小邢,你是女的,处理这种案子方便一些,就由你负责吧”

  林铁民说道。

  “是!”

  邢晓君回答。

  “场景五”

  停尸间里,女尸躺在平车上,盖着白布,只露着两条纤瘦的玉足,右脚的拇趾上拴着一个小纸牌。

  一个年轻的女子在那个女警邢晓君的陪伴下站在平车前,一脸恐惧。

  停尸间的老法医掀起白布,露出女尸的头,年轻女子用手捂着嘴惊恐万状。

  “是她吗?”

  邢晓君问。

  “脸都扭了,我不能确定”

  那女子一边干呕着一边说:“我们从前住单身的时候,经常在台里的公共浴室洗澡,蔡薇的左边屁股上有一颗小红痣”

  法医把女尸的盖布完全掀起,露出女尸赤裸的全身,然后把已经僵硬的她侧翻起来。

  女尸臀部的特写,浑圆的左臀上果然有一颗红痣。

  “场景六”

  警队的会议室里,正在开案情分析会。白板上贴满了现场照片,屏幕上正在放着的就是那女尸吊在树上的现场录像。

  “同志们,现在咱们开会。首先让小邢介绍一下情况”

  林队长主持会议。

  “好,我来说一下:”

  女警邢晓君的特写。

  五月二十日,根据一对谈恋受的青年男女的报案,我们在西郊109国道边的树林中发现一具女尸被人吊死在树上。现场发现一辆汽车的轮胎印、一个43码的男性的旅游鞋印和一部扔在草丛里的三星手机。

  我首先说说被害人情况。根据尸检报告,女尸身高一点六八米,体重四十六公斤,皮肤较白,死因是机械性窒息,结合根据现场勘查,可以确认是被用绳子勒住脖子,象绞刑一样吊死的,并且可以确定现场即杀人的第一案发地,而受害人的死亡时间推定为昨夜十一点左右;尸检报告上还说,女尸身上除了捆绑的痕迹外,左大臂有一处表面软组织搓伤,似是被人强行抓住胳膊拖拉所致;女尸的臀部有十几个针孔,为新创,但并没有在肌体内发现毒品或其他任何药物,怀疑是受害人死前被病态玩弄所致;在女尸的阴道里塞着一个洗洁精的瓶子,瓶子很脏,可能是从垃圾堆着翻出来的,在受害人的阴道中还发现了属于一个B型血男性的精液,根据精虫活性判断,受害人同这个男性发生性关系的时间是昨天下午到晚上,与受害人死亡时间非常接近。

  我再说说死者的身份,目前通过认尸和DNA鉴定,已经证实受害人是电视台着名女主持人蔡薇。她是昨天下午四点才在电视台录完节目,然后自己开车回家。蔡薇今年二十七岁,她的丈夫是香港富翁曹得良,据调查,曹家在世界各地都有产业,身家数十亿,而自从曹得良与蔡薇两年前结婚后,多数时间都是来往于各国照顾生意,很少回来,蔡薇是自己同一个女佣住在曹得良为其购置的别墅中。经过我们向曹家的女佣了解,蔡薇通常每天最早十点才回家,而昨天则根本没有回家。现场发现的手机已经被女佣证实为蔡薇所用,但手机中的全部信息已经被删除,SIM卡也被拆掉。

  据了解,蔡薇是开着曹得良送给她的车号为FA0808的宝马跑车去上班的。

  这辆车已于案发三小时后在东郊的303省道旁被发现,车内副驾驶座位上有一个牛皮纸包,里面有六万多元现金,此外没有发现其他东西。蔡薇的手袋至今没有被发现,据女佣讲,蔡薇手袋里装的是化妆用品和手机,从不装钱。

  根据前述情况分析,我们认为因劫财杀人的可能性较小,而性犯罪的可能性较大。

  由于蔡薇的尸体为全裸,而其衣服至今没有找到,现场也没有发现任何性行为痕迹,因此如果犯罪动机是强奸的话,那么发现宝马车的地方和发现尸体的地方均不是强奸的第一现场,也就是说,应该还有第三个犯罪现场没有被发现。

  “此外,经过我们对从前发生的几起类似案件进行分析,发现去年的411案件和1012案件同本案有许多相似之处,确认为同一罪犯作案,经向领导请示,决定并案处理。下面我再介绍一下前几起案件的情况:”

  去年四月十一日晚,着名的电视剧女演员吴婷婷在外景地拍完戏,一个人驾车离开后失踪,今年一月五日,一个流浪汉在郊外小树林中发现一具尸骨,经DNA鉴定确认为吴婷婷(投影屏的特写,画面中是树林中的地上散落着一片人的骸骨,尸骨的头骨落在与身体相差近一米远的地方,而尸体的前臂压在身体下面,用丝袜捆在一起,尸体的骨盆中有一根木棍,树上还可看见一根绳套);去年十月十二日晚,着名舞蹈演员黄莉参加一个同学聚会,聚会结束后独自驾车回家时失踪,今年二月十六日其尸骨在郊外小树林中被发现。后一个现场录像与前一个很接近,尸体几乎只剩下了白骨,屏幕上又出现了两个被害人的生前照片,可以看出两个人都长得十分靓丽,身材窈窕。

  “三起案件都有一些共同的特点,首先是三个人都是艺界女名人,年龄在二十五至三十岁之间,皮肤白嫩,身材修长,容貌美丽;其二是三个人都有不凡的身价,吴婷婷的丈夫是着名香港投资人黄其红,黄莉的丈夫是本省最有实力的私人企业家王志魁;其三是三个人都是自已驾车时失踪,她们车后来都在郊区的公路旁被发现,而除了她们身上的衣服和首饰之外,她们所带的现金和信用卡都没有被拿走,事后也没有发现有其他财物丢失;其四是三个人都是被用绳子吊死在树上,死时为全裸,用尼龙丝袜捆手,骨盆中均发现异物,其中吴婷婷的骨盆中发现的是一根树枝,而黄莉的骨盆中发现的是一块猪的大腿骨,说明受害人被害时均被用异物赛塞了阴道。前面两次的现场已经因时间久远而没有找到更多线索,只有蔡薇受害现场发现了轮胎印和鞋印,通过对轮胎印的鉴定,确认那是一辆两轮驱动的切诺基吉普车,而按照鞋印推断,现场出现过一名男子,这个男子身高在一米八左右,身体较瘦。三个人的汽车是很好地停在路边的,车门被仔细锁上的,也没有发现被撬或搏斗的痕迹,说明受害人是在非常自然的条件下下车后才被绑架的,这样看来,受害人与绑架者相识。目前看来,找到那辆切诺基,或者是身高一米八左右、B型血、与三个被害人相识的男子是破案的关键”

  “小邢,你家小姚不是开汽车救援中心的吗?车的事请他帮帮忙”

  林铁民道。

  “那没问题”

  “场景七”

  全景,同一间地下室里,摄影灯光着,一个坐在大床上看电视的男人的背影。

  拉到电视屏幕的特写,电视中正在放着的是一个极其下流的场面,一个只穿着内衣内裤的美丽女人正在一张大床上作着柔软体操,那背景就是这间地下室。

  而从女人的脸可以看出,她正是那个着名的舞蹈演员黄莉。只见她一会儿跪坐于地,双手支撑,面向镜头俯下身去,两颗饱满的乳房因身体的极度下俯而从胸罩中半露出来,现出深深的乳沟。黄莉对着镜头扭动着,乳房在胸罩中摆动着,加上黄莉那极具挑逗的眼神,性感无比。

  一会儿,黄莉转过身,跪坐着,慢慢扭动着细细的腰肢,圆滑的骨盆摆动着,流动着诱惑的曲线。

  黄莉又俯下上身,慢慢翘起臀部,让内裤的裆部从两腿的后面露出来,可以看见紧绷的内裤上隐约显出一条沟槽。

  黄莉把两腿伸直,让屁股撅得更高一些,然后缓缓下叉,大腿根部的软肉渐渐从内裤中被拉出,接着又露出几根黑毛。

  一个男人故意压低的声音:“现在起来,把胸罩脱了!慢慢的!”

  黄莉轻轻摇摆着,重新跪坐起来,把胸罩从后面慢慢解开,然后按照那男人的命令向后下腰,一对洁白的乳峰朝天挺起,两个粉红色的乳尖象两只小红塔一样竖立在乳房的顶上。

  “自己玩儿!”

  男人的命令简单而短促,黄莉没有反抗的意思,乖乖地双手托住自己的乳房玩弄起来,脸上现出兴奋的表情。

  “起来!脱裤衩儿!”

  跳舞出身的黄莉有着一副浑圆而结实的臀部,屁股上的皮肤细白,紧紧地绷着,光亮诱人。

  她在音乐中慢慢扭动着,并分开两腿,臀部微向后翘,一丛黑毛从两腿间时隐时现。

  “趴下,把屁股撅起来!”

  男人又在命令,于是,黄莉的屁股向着镜头翘起,臀肉在皮肤的牵拉向分开,先露出一个深深凹入的肛眼儿,接着便露出两片厚厚的阴唇和粉嫩的阴户。

  黄莉仍然在扭动着,镜头摇向男人伸在自己的裤子里的手,房间里发出了那男子一阵阵的喘息声。

  电视中黄莉已经被反捆了双手,面带惊恐仰躺在床上,两条腿充分地分开着,一条男人的阳具狠狠地插进了她的阴户,特写镜头中显示,插在黄莉阴户中的阳具上带着保险套。

  男人的喘息混合着女人发情的哼叫,男人一边插一边骂道:“贱货!”

  镜头再一次摇向男人的手,在裤子里不住地快速运动着。

  男人定定地朝天看着的眼睛,迷离而充满兽欲。

  男人的嘴,不停地低声骂着:“贱货!贱货!该死!贱货!……”

  电视中被男人猛插着的黄莉的惊惧的眼神、男人的眼睛、男人的嘴唇交替出现着。

  电视中的男人接近了高潮。

  电视外男人的眼睛中显示出极度的兴奋。

  男人骂着“贱货!该死!”

  然后突然变成失控的“噢噢”

  的低吼声。

传来男性充满磁性的声音。

  “姚成来啦?好吧,我马上就到”

  晓君一脸疲惫地回答,但脸上却露出了幸福的笑容。

  车子启动了。

  “场景八”

  运动中心外的全景。这是邢晓君和姚强经常来的地方,尤其是在晓君心情不好的时候,这里就成了她发泄的好地方,而姚强则成了她的出气筒。

  邢晓君来到时,姚强和姚成正在门前等候,看见晓君,两个人迎了上来。

  “这是我弟弟姚成,这就是你嫂子”

  姚强从中介绍,两人相互寒暄。
  “场景九”

  另一次案情分析会,邢晓君作情况介绍的特写镜头:“我们已经对全市所有这种型号的吉普车进行了检查,把这些车的轮胎印同罪案现场的进行了比对,还秘密提取了几个血型为B型的男性车主的DNA进行鉴定,结果没有发现与现场轮胎相同的印迹,DNA检查也没有发现相合者”

  “所有的车都查了吗?”

  林铁民问。

  “是的,包括姚强的”

  “我的天,你连小姚都给搭进去了?这牺牲可够大的”

  一个警官打趣着邢晓君。

  “公事公办嘛。谁让他有辆切诺基呢?当然跑不了他。只可惜他是A型血,轮胎印也对不上,不然我一定第一个把他抓进来”

  “好了,别说题外话!”

  林铁民道:“我看,我们要扩大范围,看看有没有可能是附近市县的人作案。另外,对于三名受害人社会关系的调查进行得怎么样了?”

  “身高、血型与罪犯相近的不少,但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发现有重大嫌疑的目标”

  “场景十”

  邢晓君从局里出来,坐进自己的车中。手机响了,邢晓君拿起手机。

  手机特写,发短信的是邢晓君的未婚夫姚强,短信中说:“我都发了好几个短信,怎么不回?”

  邢晓君打手机的特写:“喂,是我,别生气啊。我这两天太忙了。手头有个大案一直也没个头绪,我都快烦死了”

  “是吗?别烦别烦,我弟来了,咱们先在老地方见,完了事儿去吃鱼头火锅,再带他去咱们新买的房子看看”

  手机中

温馨提示:本站域名天天换,请拿笔记好本站最新网址!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提示:收藏本站,請使用Ctrl+D進行收藏 | 本站所有资源由黄色资源网独家提供 | 永久收藏说明 - 无法观看说明 | 购买广告位请点击
本网站成人内容收集于全球互联网,无意侵犯任何国家的宪法,如果当地法令禁止进入,请自行离开!适度观看电影 注意保护视力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